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頭兒,幾個時辰前這里有人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先頭的人看來也沒占到什么便宜,還準備守在這里守株待兔呢”

              面具人聽著他們一言一句,抬頭在外頭黑沉沉的天上看了眼,暗啞的嗯了一聲,道“原地休息,明日再趕路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”其余人四散開來,在黑洞里的弄棋卻渾身一顫,那個聲音,他仿佛在哪兒聽過?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夜晚,鳳棲山周圍下起了雨,淅淅瀝瀝的打在神廟房梁上,里邊,面具人一行人圍在火堆旁,火架上正烤著山雞,焦香味在整個神廟彌漫,躲在黑洞里整整一天的弄棋聞著這熱乎乎的香氣,也不由得勾了勾鼻子,輕輕朝著他們的方向瞪了瞪,蜷縮在墻壁上閉眼入睡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就是只山雞么,等他出去,烤個十只八只的吃個夠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頭兒,剛剛那一行人武功套路很像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面具人抬手打斷他的話,等他們吃飽后,又指了幾個人守在外頭,其余人守在房檐梁子等各處,這才靠在圓柱上抱手休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清晨,天剛亮,他們一行人就離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弄棋等到外面日頭都掛上天了,又側著耳朵細細聽了好一陣,確定方圓幾里并異常才打開了開關,外頭的空氣灌了進來,淡淡的夾雜著血腥氣,想來正是昨日最前頭那一撥人的,他小心的把趙真挪了出來,放在干燥的草堆上,正準備去打點水來給世子擦擦臉,一轉頭,卻見一個面具人無聲無息的站在他身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哐當”一聲,銅盆摔在了地上,弄棋下意識的把手放在腰間,警惕的盯著面前的人,能悄然無蹤的藏在這里,連他都沒有發覺,這人,非一般江湖高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弄棋?”出乎意料的,面具人肯定的叫出了他的名字,視線落在草堆上一臉臟污的趙真身上,帶了幾分嫌棄“世子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潛藏意思是,你怎么能把趙世子照顧得跟乞丐一樣,哪有往昔半分風采,就算如今丟出去,恐怕也沒人認識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弄棋沒有因為對方的自來熟放松警惕,相反,他的精力已提到最高,只等對方動手瞬間,就快速的帶著拖油瓶跑路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世人皆知落英山落英七式劍光鋒芒,殊不知,落英山,還有一門功法不為外人得知,那便是《流波踏水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集世間輕功之長,飄息千里,無影無蹤,踏波無痕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哪怕打不過這面具人,他還可以跑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”面具人嗡嗡的笑了兩聲,當著他的面,輕輕揭開了面具,露出一張帶點憨厚的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季大人?”弄棋驚呼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我”季焱點了點頭,“陛下得知世子失蹤,命我等前來尋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話弄棋毫不懷疑,因為季焱這人正直不阿,是嘉帝的心腹,更是錦衣衛的副指揮使,以前在五城兵馬司任職時,還是世子的上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世子如今的狀況恐怕不好上路,不如先送到郡主身邊,待世子清醒之后再做打算,你意下如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弄棋當然說好,他原本也打算去扔包袱的,如今季大人率先找了過來,提議還正合他意,還能有什么意見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”季焱喚了人進來重新打了水給趙世子擦干凈了身子,換了套衣裳,這才帶著人上了路,路上,他問起趙真的情況,弄棋三言兩語的說了起來“大夫說失血過多,又發燒昏迷,暫時是醒不過來了,只能先把外傷治好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了后,他又有些猶豫的看著季焱,道“季大人,我聽說郡主懷孕了,可是真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”他們家世子有后了,怎么這小子反而不開心的樣子,季焱不動聲色的說了起來“已經快三個月了,郡主前幾日還在打聽世子的下落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家世子他,他那不是中了那個……那撒?”弄棋支支吾吾的,在季焱的打趣下側過了頭轉了話“季大人怎么找到我們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原來,季焱帶人一直在追查趙真的下落,一直沒有任何突破,直到前幾日,他收到密報說有一隊偽裝的高手進了云州境內,他估摸著這群人可能跟京里有關,就跟著人追到了這兒,還在樵夫那兒得到了一個凌磨兩可的消息,就確定那一群人找的就是趙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郡主身邊現在怕也是有人監視著?”弄棋想起那群人說的,世子必會來找郡主,所以定然有人潛伏在郡主身邊打探消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季焱滿不在乎的說道“不必在意,郡主身邊很安全,里外都是自己人,近日連豢養的娘子們都不見了,沒人能威脅到她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暗錦衣衛自然不是吃素的,從福寧郡主有孕那一刻起,她的身邊,明里暗里就沒有空過人,何況,身為暗錦衣衛的主人,她又怎會是普通女子?

              保護情人,當然更是義不容辭!

              一路暢通無阻,他們很快就進了中清縣,車廂四角的鈴聲隨著馬蹄聲停在了一處高大的宅院里,很快,里邊跑出來幾個下人,恭敬的行了禮,牽著馬車從角門邊進了院子,里邊灑掃的丫頭們紛紛過來請安,等他們走到另一棟精致的院子時,里邊花開得正艷,鳥語花香,奇怪的是一個下人都沒有,等他們走過了幾棵灌木大樹后,先前隨著角門而入的車夫正牽著馬車站在原地等候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弄棋跟著季焱走過去,掀開簾子,里邊趙真正安穩的躺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是說送到郡主身邊?”這七拐八拐的,像是已穿行了幾個宅子似的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