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是以,慕容王府的馬車順順當當地出了京城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回頭時,京城的城墻越來越遠,好像會淡出他們的記憶中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管是霍庭深,還是安笒,這個京城對他們而言,都沒有什么可留戀的,是以他們走得瀟灑,也沒有想過,要再回到這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華夏國耶律晟登基三年初,蠻夷舉兵南下,試圖攻破邊關防線,直破京城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慕容王府病世子慕容寒霆,身體轉好,自身深入敵中,以一襲紅衣,率五萬兵馬,抵抗蠻夷,身受重傷,回京途中,身亡!

              同年,屹立幾百年不倒的慕容王府,徹底在京城消失,華夏國內亂不斷,今上耶律晟被取而代之,由名動天下的賢王登基,一番整頓,國泰民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安笒猛然從床上坐起,手捂著心口,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下一秒,當她看到周圍的環境時,雙眼猛地放大,這是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咪,你終于醒了!”就在這時,房門忽然被從外推開,從外而進的彎彎看到從床上坐起的安笒,眼淚倏地掉下,猛地撲上前,“媽咪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安笒整個人還懵著,完全沒辦法理清腦子里的事情,只是本能地拍打著彎彎的背部,安慰著她,隨后想到什么,雙眼猛地睜大,“你爹地呢?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她一邊問著一邊要下地,就算是個夢境,她也要見到霍庭深才放心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咪,你別……”彎彎試圖攔住安笒,只是安笒執意下床,再加上那滿臉的慘白襯托出的堅定,竟是讓人無法拒絕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彎彎忽地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眼睜睜地看著安笒朝外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安笒離房門還有一步之遙時,門忽然從外推開,一道身影從外而進,一如既往的高大,卻是有幾分邋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庭深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安笒幾乎要痛哭出聲,腦海里閃過自己躺在床上,而霍庭深坐在一邊守著不吃不喝的畫面,伸手緊緊地握住霍庭深的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是熱的,溫熱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是在做夢……”安笒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大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以為她在做夢的,可庭深的手是熱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她松開他的手,用力地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把,“嘶——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掐起自己了!被敉ド罴奔泵γΦ貙⑺氖掷^來,查看著胳膊上的傷勢,見一片淤青,更是心疼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安笒的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掉著,笑容卻很燦爛,“我以為是在做夢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她真的以為在做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明明是在華夏國的,明明是在戰場上的,明明在利箭朝他射去時,她拼命地去擋了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原本以為再也看不到他了,卻沒有想到,醒過來竟是回到了現代,她還好好的,他也好好的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事了,一切都過去了!被敉ド钌焓謱⑺龜堅趹牙,朝一側的彎彎道,“彎彎,去把洛炎叫來,確定你媽咪沒事后,出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切的陰霾似乎都過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車水馬龍,熟悉的建設,熟悉的親人,讓以為還在夢中的安笒,終于有了真實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到別墅后,安笒坐在庭院中,看著熱熱鬧鬧在一邊斗地主的孩子們,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?為什么……”安笒終究覺得,那些發生的都不是夢,他們都經歷過,可是,他們怎么回來的,以后會不會發生這些奇怪的事情?

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話聽起來好像很奇怪,但霍庭深明白她這話中的意思,回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,輕笑一聲,“是執念!

              執念?

              安笒有些疑惑,但很快霍庭深就解釋了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