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許澄瀾上前一步,雙手抱臂挑眉:“沒錯,我就是這兩個孩兒的親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長一臉狐疑,親娘?這秦緒風的婆娘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怎么以前不知道”村長這話剛說出口,就讓秦緒風給打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材高大健碩的男人攬過許澄瀾,鷹隼一般的雙目盯著村長,擲地有聲道:“她就是我媳婦,我那兩個孩兒的親娘!

              連秦緒風都這么說了,其他人就是再懷疑許澄瀾身份也不敢再多說什么,秦緒風平日雖然寡言,但可是十里八村的捕獵能手,斷不是好欺負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長生生閉了嘴,抬眼卻看到錢管家一臉警告意味的瞪著他,錢家作為鄉紳大戶,在鄉里積威已久,他平日也不愿開罪。

              權衡再三,還是有些局促地開口:“兩家的事我之前都有所耳聞,不就是小孩子之間鬧了點別扭,沒什么的,沒什么!

              瞧見沒人搭他這話,村長感到有些尷尬,摸摸鼻頭繼續講道:“都是街坊鄰里的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說,緒風媳婦打人是不對,但也是因為之前的誤會引起,這樣吧,緒風媳婦給錢管家道個歉,這事就到此為止吧!

              錢管家一聽這話,抱在頭上的手也放開了,身板也跟著直了起來,挑釁地對著許澄瀾一笑,更顯得賊眉鼠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澄瀾幾乎被氣笑了,給藏在人群后的緋兒和宇兒使了個眼色,再抬頭時,瞬間戲精附體,眼眶里淚珠直打轉,顫巍巍伸出手指指著村長,仿若受了極大的不公和委屈,用余光瞄了一處干凈的地面,這才利落坐在了地上,扯著嗓子開始哭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呦!真是有冤無處訴啦!村長你是看不見我們宇兒臉上的傷嗎?不論青紅皂白就讓我們給錢家人道歉,由得錢家誣陷我們吃這啞巴虧!都說官家大戶有牽連,你這父母官也要跟錢家狼狽為奸,欺負我們這些平頭百姓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宇兒適時走過來,抹著袖子給許澄瀾擦不存在的眼淚,青灰的麻布上還縫著大大小小的補丁,本來看熱鬧的村民瞬間有些感同身受,本來這一肚子的怨氣,因為許澄瀾這煽風點火都爆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村長平時做派就飽受評議,欺軟怕硬還趨炎附勢,有錢的人家使勁巴結,對他們這些窮人就愛搭不理,找他辦件事比登天還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本是斷斷續續響起來的埋怨和不滿漸成燎原之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澄瀾眼瞅著村長臉色越來越黑,在混亂的局勢上又加了把火,一把攬過宇兒,長吁短嘆:“罷了罷了,誰讓咱家也不是那高門大戶,宇兒你以后在外面受了錢家得委屈,也不要回來跟娘說了,就是說了娘也給你做不了主!

              隔壁王嬸子聽她說這話,憤憤不平的喊道:“緒風媳婦兒你可不要說這話,怎么咱這平民百姓的就得活該受欺負!我們都能替你跟宇兒作證,就算是告到官老爺那去也是咱占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!你們這么欺負老秦家里的,我們都不干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跟秦緒風關系不錯的幾個村中壯丁,也都給他們撐腰,一嗓子喝出來震耳欲聾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錢管家被這架勢唬得目瞪口呆,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態怎么發展到這種情況,他今日還帶了不少打手,但終究抵不過獵戶這些練家子,現在也只能悶不吭聲,生怕惹怒他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長當即也被唬住了,見眾村民義憤填膺大有伸張正義之勢,還真怕事情鬧大了報官,只好改口一臉正色說道:“大家消消氣,這件事是我判斷有誤,錢家找人誣陷還動手打人確實不對,不若錢管家給緒風媳婦道個歉,大家就散了吧!

              錢管家一臉的不愿意,一張老臉頓時憋得通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給我等著!等我們老爺知道了,定饒不了你們這些刁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周圍的村民像是沒聽到他說的話,紛紛齊喊:“道歉!道歉!”邊喊著就把錢管家給堵在了里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不起!卞X管家的聲音細若蚊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大點兒聲兒!錢家那么有錢,連頓飽飯都不管你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錢管家被逼的沒了辦法:“行行行!我錯了!緒風媳婦兒我對不住你!闭f完了這句話他像是泄了一口氣,癱坐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他道歉之后,眾人才算作罷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澄瀾被一旁的媳婦姑娘扶了起來,臉上早沒了剛才的委屈模樣,錢管家灰溜溜的準備離開,卻被許澄瀾搶先一步攔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伸出一個手掌,朝著錢管家晃了又晃:“錢管家應該明白什么意思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敢惹她,那就做好連褲衩都賠沒了的打算吧!

              當了這么多年管家,錢管家早就精的跟個老油子似的,當然明白這是管他要錢呢!

              被周圍那么多雙眼睛盯著,錢管家嘆了一口氣,自認倒霉的掏出了五百文錢,隨后逃跑似的離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圍觀的這些村民都紛紛開始鼓掌叫好,許澄瀾跟鄉親們道了謝,一眾人也慢慢散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轉過頭來看了眼站在一旁觀戰的秦緒風,許澄瀾臉上略帶得意:“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!”秦緒風不禁跟著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