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剛把東西收拾好,門鈴就響了,她想起來丁源的話,知道是人送東西過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把行李箱往一旁放好,轉身下去開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丁源說陸言深中午回來,這意思顯然是午飯也是回來吃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倒是沒想到,自己回國這么多天,第一頓飯竟然還是在這里做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是有種,從哪里結束,就從哪里開始的錯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做飯認真,陸言深什么時候回來的也沒有發現。

              腰上一雙手纏了上來,她還沒開口呢,那人直接低頭就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這個人,狠起來一點兒情面都不留,就好像現在,咬人的時候是真的咬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吃痛,抽了口氣:“陸總,我記著我們家沒養狗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家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她也就是一時口快,把話說了出來,卻被陸言深捉著字眼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聽到他不輕不重的聲音帶著幾分笑在自己的耳邊散開來,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什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事情知道就好了,還非要說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臉皮有時候厚,有時候薄,這個時候就顯然是薄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到他這么說,林惜忍不住抬腿往他的腳上踩了一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仗著自己人高,在她剛抬腿就把人往上抱了一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放了下來,還不放過她,在她的耳邊哼著非要她說個所以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臉上燙得跟現在在炒著菜的鍋底一樣,哪里會應他剛才的話,連忙正了臉色:“你先放開我,菜糊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那鍋里面的菜正“滋滋滋”的,雖然有抽油煙機,可是那香氣還是十分的濃郁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看了一眼,手一松,倒是放開了,站在一旁漫不經心地睨著她:“我的杯子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林惜不知道,后來跟陸言深住了將近半年,她才發現陸言深對自己用的東西很執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比如他喝水的杯子是固定的,廚房的杯子那么多,他就只用那一個,別的都不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剛才收拾的時候故意把杯子藏了起來,就想看看陸總打打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熟練地把鍋蓋掀開,然后拿鏟子一邊翻炒一邊抽空看了他一眼,然后寡淡地應了一句:“你說桌面上的杯子?太難看了,我扔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扔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眉頭一挑,看著她的目光沉了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假裝沒注意到他的視線變化,認真地看著鍋里面的菜:“是啊,你以前不是嫌棄嗎,我看了看,確實挺難看的!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一道菜差不多好了,林惜拿出碟子開始出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完了,她才回頭看向他:“你要喝水就拿那杯子唄,我已經洗好消毒好了! 陸言深臉色一沉,什么都沒說,轉身出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心情頗好,看著那香氣繚繞的菜,嘴角微微一勾,端著菜出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吃飯的時候陸言深臉色不太好,林惜沒說話,一直到兩個人吃完飯,林惜去洗碗,剛洗好從廚房出來,人就被陸言深一把拉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剛洗完澡,身上是熟悉的沐浴露香味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眼底一熱,不顧自己手上沾著水,勾著他的脖子直接就跳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平視著,林惜挑著眉,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:“陸總,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!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