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的聲音喑啞低沉,兩個人的五官都貼在一起,他一說話,那貼在她唇瓣上的薄唇就帶著她的跟著動,還有那額頭的溫度,被他帶得燙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的呼吸有些急,但她還是這么直直地看著他,也不動,只是張了張嘴,將薄唇親了一下:“兩回!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看著她突然就笑了,松了松,低頭咬了她一下:“出息!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將自己身上的浴袍的系帶拉了下來,然后把浴袍一扔,手從她的鎖骨往下走,最后扣住褲頭,蠻力一用,林惜就能感覺到那穿在腿上的水庫開始往下掉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往后一退,完全脫了,伸手撥了撥她的腿,又低頭重新親她,一邊親她一邊開口:“翻個倍!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驚了驚,想討價還價,但是已經來不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她忍不住哼了一聲,互相熟悉的身體根本不受意識的控制。

              x市那邊的內奸查出來了,收尾卻很麻煩,陸言深雖然將她帶過去了,卻也只是防止他人不在a市,陸博文或者紀司嘉這兩個人突然之間的動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每天早上七點多就起來出去了,剩了林惜一個人在酒店里面,晚上都是九點多才回來的,兩個人根本就沒什么時間去溫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將近十天的時間沒陪她,這一碰就跟關不住閘的洪水一樣,根本就不是說你想停就能停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停不下來,她也停不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暖黃色的燈光中,深灰色的大床上始終有兩道重重疊疊的人影,一直到凌晨兩點多,整個房間才安靜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這段時間有些懶了,以前五點就起來和陸言深一起出去跑步的,后來因為被童嘉琳捅了一刀,歇了一個多月,后面陸言深又忙,她鍛煉都是斷斷續續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天晚上睡得晚,她今天也起不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她生物鐘還沒有完全丟了,天沒亮她就迷迷糊糊醒了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,渾身都是軟的,雙腿現在動一動都覺得有些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說是四回,可真要算下來,根本就不止四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開始的時候她撩撥的人,三十多歲的年紀,抱著自己愛的男人,生理需求加上心理需求,剛開始的兩次她還是覺得沒什么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后來就不行了,體力跟不上,中間有一次她還差點就暈過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真是要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現在醒過來,只覺得頭沉沉的,動了動,搭在她腰上的手就收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等她轉身過去,陸言深就將兩個不到半臂的距離全部都壓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被他就這么壓進了懷里面,隔著兩個人的衣服,她還是能夠清晰地感覺到男人的緊繃的肌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想睡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剛醒,聲音有些喑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哼了一聲,“困!

              她本來就沒有完全醒,現在眼睛都還是往下耷拉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繼續睡!

              他低頭壓了她一下,之后就沒有開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閉了眼,很快就重新睡過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床上就剩下她一個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動了動,轉了轉頭,以為陸言深已經去了公司了,在床上坐了一會兒,門突然被推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穿了一套灰色的休閑裝走進來,幾步就到她的跟前,低頭往她的臉上掐了一下:“還沒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吃痛,抬手推開他的手,“醒了!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