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好,林先生,聽說你的名字讀音和我一模一樣,我叫林惜,珍惜的惜!

              她走到他的跟前,收了傘,伸出手,看著他的眼眸就好像浸了水的棉花,又濕又軟,能泡著人的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溪看了一眼她的手,女人的手很好看,骨節纖細,勻稱有肉,有那么一瞬間,他想伸手過去捏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他不太喜歡招惹女人,只看了一眼,就收回視線,然后越過她迎著雨幕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看著他的背影,抿了一下唇,不知道怎么就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仿佛是聽到她的笑聲,男人的腳步有一絲的停頓,只是不明顯,很快,他就接著步伐往前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辛家迎來一個意外之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丁源昨天接了林惜的電話之后,馬上就派人來這邊調查了,很快,結果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人是陸言深,只不過是如同林惜說的那樣,他失憶了,誰都記不住,就連自己是誰都記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不想他來打攪陸言深,她這么說,自然是有她的打算,他過來不是來打擾陸言深的,只是來給辛家打個預防針。

              辛可豪去過好幾次a市,只不過沒有和丁源打過交道,陸言深也只是聞名而不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看到丁源,他愣了一下,很快就反應過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都是浸潤商場多年的人,你來我往之間,話都是在客套的,可是暗地下的意思已經在談陸言深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當初出了事,因著仇家太多,丁源找人的動作也不敢太大,但是但凡有一點兒交情的,他都已經擺脫下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言深的消息能瞞下來,辛家在r市的地位可見一斑,他們找人找了三個多月,全都因為辛家,現在辛可豪輕描淡寫地把責任全都推在了一個失憶的人的身上,丁源肚子里面憋了一股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跟著陸言深十幾年了,多少是學會了他的不動聲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丁總,你也說了,陸總他向來都是不聽人言的,他要留在這里,也不是我們能夠做決定的!

              丁源冷笑:“辛總說得不錯,也就是說,陸總要走的話,也不是你們能做決定的!

              他這一回一點面子都不給,辛可豪臉上的笑容收了收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臉皮沒撕破,不過也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從辛家出來,丁源打了個電話給林惜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惜剛從貨架上拿了一瓶黃豆醬,看到丁源的來電,一邊側著頭夾著手機一邊過去挑蔬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沒聊多久,林惜掛了線,又買了其他的東西,然后去結賬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來的時候依舊是一個人,手上除了一個包包,什么都沒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遠遠就看到買煙的男人了,這一次,她沒有走過去,隔著不到十米的距離,銜著笑直勾勾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視線太過明顯了,林溪沒有辦法忽視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將煙放進口袋里面,抬頭只看了一眼林惜,就轉身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六月的風有些熱,傍晚的霞光十分的好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溪靠在陽臺的欄桿上,手捏著香煙,他低頭看著,視線落在那掉在地上的煙絲,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那個女人看著自己的眼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上的動作大了一點,他覺得風太熱了,進了屋里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落地窗沒有關,隔壁家的飯菜香味太濃了,林溪看了一眼桌面上剛送過來的外賣,突然覺得沒有胃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扣扣”

              門突然被敲響,他眉頭動了一下,人卻沒有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門外的人仿佛料定他就在這里,又敲了一下房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溪起身去開門,臉上的神色十分的冷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