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cwry"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zcwry"><noscript id="zcwry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+ - 閱讀記錄
          【神葉子 www.nbfugang.cn】一秒記住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              傅言殤像是聽到了我的聲音,視線穿過空氣,緊緊膠在我的臉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望著他笑,“想見你,就忍不住過來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傅言殤放下手上的工作,三兩步走到我的面前:“我的錯,應該守護在你和孩子身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的錯~”蕭禹從辦公桌旁探出半個腦袋,笑道:“早就喊他去陪嫂子了,可那固執的家伙非要趕著注冊公司,說是送給你和孩子的禮物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實在很好奇,“什么禮物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傅言殤做了個‘噓’的手勢,“秘密。想知道,就給我平平安安的從產房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搞得這么神秘做什么?”我嘴上吐槽著,但心里卻是甜絲絲的,見蕭禹已經走出悲慟,就說了句:“你們慢慢聊,我去準備生孩子!

              蕭禹“噗嗤”一聲笑了出來:“嫂子,距離手術還有將近半個小時,你急啥?來來來,放一百二十個心,備用血已經備好了,一切肯定會順利的,你就放輕松一點兒嘛!

              我知道蕭禹是怕我緊張,就說:“我就是想快一點見孩子,這幾天我總是夢見洛洛抱著我,他說,媽咪,我回來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蕭禹張了張嘴,終是一個字也沒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知道,他肯定覺得我想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做了那么多次產檢,顯示的都是雙胞胎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傅言殤的想法估計也和蕭禹一樣,一邊扶著我往外走,一邊說:“老婆,我不貪心,我想要的只是你平安。至于孩子,無論男孩或者女孩,都是我們的愛情結晶!

              我重重地點點頭,“知道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走到走廊的時候,搶救室的門恰好打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寒連滾帶爬地挪了出來,“滾開!你們誰都別救我!我的一對兒女再陰曹地府好寂寞,他們等著我去下去陪他們玩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沈寒,你冷靜一點,你不要嚇媽媽!”江玉抱著沈寒哭:“秦柔已經被判無期徒刑了,要是你再有個好歹,我和你爸也不想活了,嗚嗚嗚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寒像是根本聽不進江玉的話,拖著瘦骨嶙峋的身子再地上爬:“我曾經有過一個女兒,可是,她才一出生,我就活生生掐死了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曾經有過一個兒子,結果,我眼睜睜看著他咽氣……報應,這一定是我的報應,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盯著沈寒癲狂猶如喪家犬一樣的模樣,所有破碎的往事再次掠過心頭,刺得我整顆心都疼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沈寒!蔽疑锨耙徊,一把攥住他的衣領,“我說過的,你會有報應。斷子絕孫,生不如死的感覺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寒一怔,原本潰散的視線一下子有了聚焦,盯著我說:“秦歌,你有沒有夢見我們的女兒?她晃著血淋淋的臍帶,問我為什么要掐死她……她哭著喊我,說,爸爸,我好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咬牙切齒地告訴他:“我經常夢見她呀,每一次,她都說要你償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——”沈寒痛苦不堪地抱著頭,“你胡說,她是我女兒,怎么可能想我死?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江玉見沈寒的情緒愈發激動,連忙指著我的肚子罵:“秦歌,我兒子已經這樣了,你為什么還是不肯放過他?你這么惡毒,就不怕死再手術臺上嗎?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傅言殤眉頭一擰,似乎見不得我受一點委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握了握他的手,在他開口之前搶先一步說:“我會不會死再手術臺上,就不勞你擔心了。倒是你兒子,即使活著,也只能再精神病院孤獨終老了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江玉被噎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,倒是沈寒,一聽見‘精神病院’幾個字,哭喊的聲音更大:“我不要去精神病院,那里又昏又暗,還有向死而生的護士強行打鎮定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去,咱不去!苯褫p輕拍著沈寒的脊背,“只要媽還有一口氣,就不會讓你去那種地方活受罪!

              蕭禹冷嗤一聲:“不去精神病院,那就去吃牢飯吧,反正都是孤苦伶仃的度過下半生!

              江玉一下子面如死灰,相信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沈家已經散了,她再也無法護著沈寒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每個人終會為自己的行為買單,正義從來不會缺席,只會遲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分鐘后,麻醉師給我進行了麻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和之前兩次分娩相比,這次我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,恢復意識的時候,傅言殤正好給我拉了拉被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孩子呢?”我急切地問他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      神葉子 一個有底線的小說閱讀網

          www.nbfugang.cn